细数余光中经典诗作 《当我逝世时》留无穷惆怅_台湾_消息_星岛环

原题目:细数余光中经典诗作 《当我死时》留无穷惆怅

材料图:余光中。 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

星岛环球网新闻:中新网12月13日电 据台湾联合消息网报道,有名诗人余光中本日病逝,享年九十岁。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,一生曾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、香港中文大学结合书院中文系系主任、美国密歇根州破大学英文系副教学,在教坛上享誉盛名。他早年为台湾新诗流派中蓝星诗社的成员,一生以新诗、散文、评论等作品驰名,多篇作品被选入两岸三地的大学、中学教科书。其中又以《乡愁》最广为人知。

余光中-《乡愁》

小时候

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

我在这头

母亲在那头

长大后

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

我在这头

新娘在那头

后来啊

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宅兆

我在外头

母亲在里头

而当初

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

我在这一头

大陆在那头

农历玄月九重阳诞生的诗人余光中,是“茱萸的孩子;,也被以为是存在前驱性的诗人,在教改中保卫中文尽力而为,其作品屡次呈现在近年课本及考题中,像是《等你在雨中》、《寻李白》、《白玉苦瓜》、《车过枋寮》、《听听那冷雨》等皆耳熟能详,也因而存于年青一代孩子的记忆里;其历经战乱流离,飘泊洋海,他将情怀写就“乡愁;与“乡愁四韵;,令无数人记忆深入。

余光中的新诗选用字句浅白易懂,描摹气象栩栩如生,而其论战文字却又具浓重有批评性象征,曾参加古代诗论战与乡土文学论战。回想文坛,余光中一生获奖无数,作家黄维梁曾称他“用紫色笔写诗,用金色笔写散文,用玄色笔写评论,用红色笔编纂文学作品,用蓝色笔翻译;;其新诗颇具远名,作家陶杰曾称他为用中国文字意象之第一人。

享寿九十的余光中,曾写过新诗《当我死时》,并在文中提到“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;、“我便坦然睡去,睡整张大陆,听两侧,安魂曲起自长江,黄河;、“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,满意地想;等字句,彰显其毕生抱负及宿愿。余光中终生投注文学创作,作品气概始终汹涌澎湃,但跟着年事渐增,身型却愈发孱弱,终于仍是走向了人生止境,等候着乡愁再次将他载向远方。

余光中-《当我逝世时》

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

之间,枕我的头颅,白发盖着黑土

在中国,最美最母亲的国家

我便坦然睡去,睡整张大陆

听两侧,安魂曲起自长江,黄河

两管长生的音乐,滔滔,朝东

这是最放纵最关广的床

让一颗心满意地睡去,知足地想

从前,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

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?望

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拂晓

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

饕餮舆图,从西湖到太湖

到多鹧鸪的重庆,取代回乡

相关的主题文章: